“老陈,明天你就光荣退休了,今天咋还来这么早?”老陈刚进盘古路1032号中冶宝钢技术重机分公司设备修造厂的大门,还没来得及从他那擦得铮光瓦亮的电驴子下来,门卫老沈就热情的与他招呼起来。老陈大名陈志光,地道的成都人,性格好,用四川话讲比较“厚道”,因此在单位上,不管老老少少,都叫他“老陈”。

“习惯了”,老陈边在考勤机上按指纹边用他那地道的四川话爽朗的笑着回答。老陈是精加工维修班的班长,每天他都来得最早,今天也不例外。他1975年在成都五冶参加工作,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五冶的建设大军到上海参与到宝钢建设的洪流中,2007年随着集团检修业务整合,他辗转来到中冶宝钢技术重型机械分公司设备修造厂工作。老陈干事情精细、认真、负责,深受领导和员工的信任,因此他自来到设备修造厂就一直担任班长。

重机分公司设备修造厂是中冶宝钢技术2007年整合四大冶检修业务新成立的厂,是宝钢股份的离线备件维修业务的骨干供应商,是中冶宝钢技术“冶金运营服务”产业链的末端。

初春的早上还有些寒意。刚到8点,急促的上班铃声响了,老陈快步走向班前交底列队教育点。“今天的工作重点是宝钢211机组挤干辊的维修工作,装配作业、车削作业、吊装转运,大家请务必注意安全;装配间隙、加注油脂量要控制好,各位车工磨削后要对辊子的跳动进行严格检测,确保维修质量.....”这样的列队交底,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,因此今天他交代的内容显得比平常更多,然而组员们也听的更为认真,以至于“安全第一、违章为零”的口号响声显得更为响亮。

来到车间,装配组、车削组的都忙开了,他刻意叫来副班长小沈和他做班中的巡检。在2个月前,作业长考虑老陈即将退休,就安排老陈多带带小沈,他告诉小沈“挤干辊维修是厂里的核心产品,质量控制千万马虎不得,特别是装配环节的质量控制尤为重要。”因为小沈是车工出身,老陈一直担心他在装配这一方面出现问题。“除了磨削加工转速、砂带的选型外,在装配时,芯轴中心孔、芯轴轴承档、辊套轴承座的磨损、轴承装配间隙是重要控制点,你一定要关注到,这些工艺参数,是经过多少次实践总结出来的,不得侥幸”。老陈是钳工高级技师,多年扎根一线,修炼了执着工匠的精神。他对照着实物向小沈讲要点,并回顾起刚试修宝钢股份冷轧厂挤干辊时,经历了多少个日日夜夜,摸索出橡胶辊面磨削工艺参数,才满足表面精度,却始终解决不了辊面运转圆跳动必须控制在0.01mm的难题,又经过多少次重复装配、修磨,才找到影响辊子跳动的原因,稳定批量辊子修复精度,保证生产线带钢表面质量;回顾起,在08年6σ质量提升中,通过多少次实验、修复工艺参数调整,将挤干辊从15天上机使用时间提升到45天,大幅降低宝钢备件修复成本,进而拓展了辊类修复市场,成为设备修造厂核心产品。

中午休息时,班组几个小年轻,聚到老陈身边。“好安逸哦,明天你就可以睡到自然醒了”小张用不太标准的四川话与老陈寒暄。老陈是成都人,在平素聊天的时候,说起成都“小麻将、盖碗茶、掏耳朵、吃火锅”,也是眉飞色舞的。但今天,他却语重心长的与小年轻们讲起备修的历史,“最早的检修、备修业务原来分散在几个冶,各自为战,因此规模不大。07年中冶集团实施战略重组,检修业务整合到中冶宝钢技术服务有限公司,作为宝钢的战略合作伙伴,特别是在定位于打造“冶金运营服务国家队”战略后,备修综合实力得到加强和壮大。你们应该把握机遇,要多学习,多实践。心怀责任,一把榔头、一把锉刀、一枚螺丝钉,都会让看似平凡的工作变得意义非凡,立足岗位,发扬工匠精神,在踏实苦干中追求自我、在追求极致中燃烧青春。”其间,他讲到了2002年在五冶刚建备修厂时,白手起家如何通宵达旦攻克胶辊、刀片维修难关突破宝钢备修市场的激情,2007业务整合百年生产边搬迁的艰辛,2008年推进备件“专业化维修”实现市场拓展的跨越......班组从当初承接宝钢冷轧一条机组一个类型的橡胶辊维修,到现在冷轧十余条机组近十个类型橡胶辊维修、刀片维修,发展历程和个中曲折他如数家珍,话语间流露出作为参与者的满满自豪。

下午,按照计划,要完成211辊子的最终检测包装,明天一早就要送货,终检质量员小严正忙着对精加工完毕的数十跟辊子作出厂前的检测。他来到小严前询问这批辊子质量,“辊面跳动、粗造度检测超差一定不得放行,最后一关你得把好,否则上机会影响带钢表面质量,后果严重。”老陈不止一次这样关照小严,“现在尽管辊子修复工艺比较成熟,但是在装配环节,轴承安装、油脂加注方面还是人工装配,效率低,难以保证批量装配精度,还要从工装方面入手,上次我们探讨过拆卸平台成果升级,实现装配定位、机械压桩,你不要放松。”小严聪明、好学,老陈这几年为他没少花功夫,在老陈的启发和帮助下他设计的“挤干辊拆卸平台”、“机床上料机构”等还获得过上海市职工合理化建议创新奖,成为备修厂的“5小”达人。在谈话中,老陈拿起粗造度仪随机抽查了几根辊子的粗造度,随后和小严对每跟辊子进行清洗包装。

初春下午的阳光透过屋顶的透明瓦洒在厂房里面,暖暖的,印着“中冶重机”商标的包装薄膜反射阳光,照在老陈略显沧桑的脸上。老陈是闲不住的,班组人员精干,他总是见缝插针的捡漏、忙活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临近下班了。初春,上海的天黑的很早,也黑的很快,工人们都忙碌着收拾卫生,准备回家了。

“老陈你早点走吧”,小沈对老陈说道。“不着急,我再陪你检查一下”。老陈习惯在员工下班后,对工完料清情况、设备和门窗进行检查。班组几个小年轻有时粗枝大叶,水龙头没拧紧、设备忘了断电、休息室空调和窗户忘了关,为此他没少教训他们。在这段时间里,老陈都是事无巨细,在班组基础管理、任务安排、奖金分配等方面都言传身教。“班组就是一个小家,班长就是小家长,下班你一定要记得巡视一下,发现问题可以及时处理,减少浪费和夜间的安全隐患,设备保养、工完料清不到位的,明天还得提醒教育。”老陈在小沈的陪同下,环顾熟悉的场地和熟悉的设备,边走边叮嘱着。

这是老陈临别前最后的叮嘱。是啊,这个他战斗过10年的地方,这个一起奋斗10年的团队,倾注了他全部情感,也给他带来无数荣誉,所在班组连续10年评为重机分公司双文明先进集体,个人多次评为分公司双文明先进个人和优秀党员。临别的话语流露出他对企业的情感,流露出他对这个团队的不舍。

昏黄的路灯早早亮起,将人影拉得很长。老陈与门卫老沈招呼了一声,在考勤机上按下了他最后一次指纹,熟练地跨上他那铮光发亮的电驴子,电驴子发出轻快的“嗡嗡”声载着他离开了。拐过一个弯,老陈的背影就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明天,老陈就开始美好的退休生活了,祝福他,退休日子安好。

致长期扎根钢铁运营服务生产一线、默默工作的平凡基层员工。 (作者单位:中冶宝钢技术)